js金沙登录入口(中国)有限公司

部分券商纾困资管资金流向走偏 有的已被深套

发布时间:2021-12-02 08:23:42

常州大学新村还有服务么龙井市【输-入/网,址→VWE35点CoM←尚’门】』需.大保健.学生.品茶.上门.服务

      

  部分券商纾困资管资金流向走偏 有的已被深套  编辑: 周楠 邸凌月  [ 截至今年6月底,已有59家证券企业及其子企业共成立了139只支民资管计划和159只子计划,出资规模总计846.37亿元左右,撬动外部资金394.09亿元左右。 ]  驰援民企、助力化解流动性危机,基于这一目标设立的券商纾困资管计划,在实操中却违背政策初衷、资金流向走偏,被监管“点名”。  第一财经记者从业内了解到,有券商近期收到《机构监管情况通报》,其中提到,个别证券企业纾困资管计划违背政策初衷,资金流向不符合政策精神的对象。资管计划暴露出两大问题:一是投资目的偏离纾困导向,未实质起到纾解民营企业流动性风险的作用;二是纾困对象选择不审慎,对企业主体风险、资金用途判断存在偏差。  证券企业纾困资管计划,即多家券商设立的“证券行业支撑民企发展系列”集合资管计划(下称“支民资管计划”)。在2018年底市场出现股权质押危机之际,由行业组织牵头、证券企业出资设立,旨在帮助民营企业发展,以市场化方式化解股权质押风险。近三年,多只此类资管产品完成备案。  整体来看,该类支民资管计划一般由各地政府主导,用于救助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较高的当地优质民营上市企业。路径主要有三种:接收民企股东股份、接盘自家股权质押,以及成立有限合伙企业受让股权。  这些资管产品表现如何?记者梳理多家券商纾困资管计划产品发现,部分产品投资标的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被ST),伴随企业股价狂泻,券商资管被深套;而部分券商通过支民资管计划溢价接盘上市企业股权,而后持续减持。  集中暴露两大问题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目前,多家券商已完成支民资管计划产品备案。例如,今年9月30日,“证券行业支撑民企发展系列之广发资管2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完成备案,管理人为广发证券资产管理(广东)有限企业,托管人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企业,到期日为2022年9月1日。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已有59家证券企业及其子企业共成立了139只支民资管计划和159只子计划,出资规模总计846.37亿元左右,撬动外部资金394.09亿元左右。  回顾券商纾困资管计划开展情况,2018年下半年,市场股权质押危机潮起。在此背景下,当年10月,中证协组织部分证券企业出资逾百亿设立母资管计划,帮助民营企业发展,以市场化方式化解股权质押风险。中信证券、招商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天风证券等11家券商首批设立资管计划,以自有资金投入系列资管计划,合计出资255亿元。此后,多家券商陆续加入纾困大军。  对于券商纾困资管计划成立的目的和要求,中证协曾表示,发起人协议约定系列资管计划应当专项用于帮助有发展前景的上市企业纾解股权质押困难,以提供流动性支撑的财务投资为主要手段,以保持上市企业控制权和治理结构相对稳定为主要目标,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支撑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不过,实践中,部分券商背离了初衷。  记者从券商处获取的上述通报文件显示,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指出,总体来看,纾困资管计划有效缓解了部分具备发展前景的民营上市企业的流动性危机,但仍存在投资目的偏离纾困导向、纾困对象选择不审慎两大问题。  例如,个别企业通过纾困资管计划承接旗下资管产品持有的风险资产,大量投向非民营企业、高退市风险企业等,标的投资决策主要基于产品风险转移,而非纾解具备发展前景的民营企业流动性风险。同时,个别企业以纾困资管计划承接自营股票质押合约时,未就相关企业的经营状况、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风险和发展前景进行充分尽调,资产承接后不久上市企业即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违规行为陆续被披露,项目陷入实质违约。  此外,还有个别纾困资管计划资金流向未出现明显流动性问题的金融企业,或融入方控股股东存在严重失信行为等,相关投资决策缺乏审慎评估和合理纾困依据。  股价一路狂泻,券商资管被深套  券商纾困民企的难点在于,项目筛选要谨慎,落地也较慢。曾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纾困项目落地较慢有多种原因,原因之一是券商筛选项目确定标的较为谨慎。在决定出手纾困前,券商需甄别哪些企业可以通过其驰援而逐渐向好,摆脱困境。  部分券商资管计划则遭遇了被深套的窘境。于2019年4月介入森源电气,经历企业被ST,成为企业第四大股东的“华金证券-兴业银行-证券行业支撑民企发展系列之华金证券纾困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华金证券纾困1号”),浮亏约4.9亿元。  2019年4月24日,森源电气公告称,企业实控人楚金甫与华金证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12.71元/股价格转让其持有的5114.08万股(占企业总股本比例为5.50%),交易总金额6.5亿元。截至当日收盘,森源电气报14.37元/股,转让价较此折价11.55%。  此次纾困转让前,楚金甫已提前购回其质押的部分森源电气股份,截至2019年4月22日,楚金甫直接持有1.68亿股,占企业总股本的18.10%,累计质押1.14亿股,占其持有股份的67.73%,占总股本的12.26%。  此次转让完成后,华金证券作为管理人,代表华金证券纾困1号,成为企业第四大股东。  直到2021年9月30日,华金证券纾困1号都未减持过森源电气股票。然而,企业股价一路狂泻,市值从130亿元左右跌至不足30亿元(截至2021年12月1日),蒸发近80%,华金证券纾困1号也浮亏约4.9亿元。  溢价两成接盘,而后多次减持  以资管计划卖出股份,又以纾困资管计划买入,财达证券和欣龙控股之间曾出现如上操作。  欣龙控股2019年5月23日公告称,股东江苏京南电商物流产业园有限企业(下称“京南企业”)与财达证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2700万股(占企业总股本5.015%)以总价1.59亿元转让给财达证券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财达1号”)。转让价格为5.9元/股,较企业当时股价水平4.9元/股,溢价两成。  该集合资管计划即财达证券成立的纾困资管计划,据基金业协会信息,其成立于2019年4月。  而在此之前,2018年3月,财达证券旗下财达证券-工商银行-财达欣龙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7.8元/股的价格将3121.6万股欣龙控股股票(占总股本的5.80%)作价2.43亿元)转让给京南企业。  再度买入后,2020年,财达1号多次减持欣龙控股。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去年3月底,财达1号持股数量为1095.2万股,环比减少59.44%,持股比例2.04%;至去年9月底,持股数量991.63万股,环比再降9.46%,持股比例1.84%;截至去年12月底,持股数量为398.49万股,持股比例0.74%。  而在欣龙控股今年中报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已不见财达证券的身影。  不过,去年二季度,财达证券旗下另一只纾困资管计划成为欣龙控股新进前十大流通股股东。  据东方财富,截至去年9月底,财达证券-民生银行-证券行业支撑民企发展系列之财达证券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企业566.8万股股份,持股比例1.05%。据中基协信息,该资管产品于去年5月成立并完成备案。  此外,多家券商曾表示,成立资管计划旨在纾困民企,仅做财务投资,不会谋求上市企业控股权。不过,部分券商资管则有望拿到企业控股权。  今年4月16日,*ST拉夏公告称,海通资管1.6亿元竞得企业8000万股。若本次被拍卖的股票全部或大部分完成过户,将导致企业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发生变化。  此前,企业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所持8000万股企业股份被第二次司法拍卖。据公告,在处置过程中,上海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企业管理的“证券行业支撑民企系列之海通证券资管1号FOF单一资产管理计划”,通过竞买账号以每股2元申报竞买8000万股,共1.6亿元的价格竞买成交。  资料显示,该资管计划为海通证券以自有资金出资50亿元,于2018年11月7日设立的纾困资管产品。  此次交易完成后,海通证券资管1号FOF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将持有*ST拉夏14.61%股权。邢加兴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合计仅持有27.99万股,将不再为企业大股东。  据企业今年三季报,*ST拉夏第一大股东已变更为上海其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持股数量8520万股,持股比例15.56%;第二大股东为海通证券资管1号FOF单一资产管理计划,持股数量8000万股,持股比例14.61%。龙井市楼凤【输-入/网,址→VWE35点CoM←尚’门】龙井市400元3小时上门服务【输-入/网,址→VWE35点CoM←尚’门】龙井市姑娘上门兼职【输-入/网,址→VWE35点CoM←尚’门】龙井市附近人快餐【输-入/网,址→VWE35点CoM←尚’门】龙井市有酒店小姐的手机号码【输-入/网,址→VWE35点CoM←尚’门】

返回顶部

js金沙登录入口|js金沙登录入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